原来如此

当我不在   有一次考试,监考老师一直站在我身后不走,我故意咳嗽了一下,暗示他站在这儿会影响我,没想到他对我说:“没事,你就当我不存在!”我点了点头,拿出准备好的小抄抄了起来。   太黑了   军训中...
阅读全文

英伦人狐恩仇记

约翰是英国伍斯特郡德罗伊特维奇小镇的警长,小镇民风淳朴,很少有恶性案件发生,约翰这个警长当得也轻松自在。可从2011年起,小镇平静的生活被一群狐狸打破了,短短几天内,约翰就接到数起报案,矛头直指一向安...
阅读全文

自作聪明的鱼

一天,上帝来到水里,想看看鱼类是怎样躲避人类的捕杀的。   马嘉鱼骄傲地说:“我才不怕渔网呢。遭遇拦截时,我从不退缩,哪怕冲个鱼死网破。”上帝点点头说,宁折不弯,坚强。   章鱼幽幽地说:“我很谨慎,...
阅读全文

瓷器熊猫的泪珠

朱烟烟有点傻乎乎的,和她的名字不相符。有时,她望着窗外,呆呆的,一望就是很久很久。   我认为,这是作秀,斜着眼不满地说:“朱烟烟,看景呢?那么傻!”朱烟烟回头望了我一眼,再次扭过头。我非常不满地问:...
阅读全文

温柔的“虎妈”

《中国好舞蹈》的舞台上,一段优美的舞蹈结束,大家纷纷赞叹张天娇精湛的舞技与说话、读唇能力。可海清却淡定地对母亲刘薇说了句:“妈妈,你把女儿的手握得好紧,你能放心她独自来参加我们的集训吗?”刘薇犹豫了。...
阅读全文

带上她的眼睛

连续工作了两个多月,我实在累了,便请求主任给我两天假,让我出去旅游一下。主任答应了,条件是我再带一双眼睛去,我也答应了。   主任递给我一双刚毕业的小姑娘的眼睛,我带着她的眼睛出发了。   这是人迹罕...
阅读全文

蚂蚁

父亲是生物老师。一日,他看着地上来回忙碌的蚂蚁,不由叹道:“唉,可怜的蚂蚁啊!”   “蚂蚁来回地搬运食物,让自己‘丰衣足食’,这样的忙碌和勤劳难道有什么不好吗?”我说。   “在我们看来,蚂蚁是勤劳...
阅读全文

藏在树洞里的日光

庆功会在顾熙的练习室举行。宽敞的房间里,放着顾熙在体操比赛上得的奖杯。   安言站在人群里,突然肩膀被周延拍了一下。安言一惊,手里的杯子掉在地上。周延边说对不起边收拾起地上的碎片。   有人提议让顾熙...
阅读全文

灰兔斗金雕

姚老汉住在云南贵州交界的一条山沟里,以采草药为生。   这天,姚老汉在自家门前晒药材。忽地,一只灰色的野免从他家菜园里蹿了出去,停在一棵大榕树下,一口口地喘气,惊恐万分地向四周看着。姚老汉心头一惊:今...
阅读全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