鹰悲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意林少年版2015年

初秋,牛屎凹百里湖泽上空,一个黑点从天边滑出,流星般射入一片枯草丛。
  “哈哈哈——”人们将那白头鹰从粘网中取出,五儿觉得心都要蹦出来了。
  “好鹰啊!”众徒兴奋不已,然而干爹没丝毫笑意。干爹怀有一身架鹰绝活,富了还想富,人们都骂干爹是“鹰贼”。
  过了几个日日夜夜,白头熬成了,完全没了先前的气度风采。
  碧空湛蓝,鹰贼左手持黄旗,右手架白头,放出鹰犬。众徒敲响手中的家伙,原野上顿时鸣声大震。几只秋兔从草丛中钻出,飞一样狂奔。
  白头突然兴奋起来。“啪”,铜扣打开了,白头展翅高飞,旋即箭一般直刺地面,抓住一只兔子,正要饱餐一顿,鹰贼伸手夺过兔子,捉着白头,给它扣上铜扣,然后顺手扯下兔子尾巴,塞进白头嘴里。接下来,这兴奋更是如旋风般发作了,人、鹰、狗,杂沓纷乱。
  “嘎儿一一”劳累了一天的白头独坐在铁架上,听着远处几声鹰叫,不时和鸣一声。
  秋风起凉了。白头再也无心捕猎,望着不远处一片老榆树林子愣神。
  半夜,五儿看到几只老鹰飞来,拼命啄白头脚上的铁链。老鹰中有一只苍老的白翅雄鹰叫声最为悲凉,有一只健美的母鹰叫得最为急切。
  第二天,白头望着辽阔的天际,寻找时机。
  “当当当——嘭嘭嘭——”嘈杂的声响如一支送葬的队伍。突然什么东西被惊动了,箭一般从河坡草丛中蹿出。白头凌空将那猎物叼起,奋然飞过河去,趁鹰犬来不及游过河之际,拼命吞吃。
  几只鹰犬急忙游过河来,一条打头的鹰犬硬是扯走了猎物。白头双爪猛向鹰犬钩去,那鹰犬未及还手,面皮已被撕裂下来。另几只鹰犬正要向白头反扑,空中突然冲来几只老鹰拦住了它们。白头复得猎物,继续狂吞,没想到鹰贼赶到……
  罗天粘网又在牛屎凹湖泽架起,饥饿的老鹰一个个误入罗网。鹰贼拎出一只死鹰来,扔给白头。白头怔了一下,然后头也不抬地猛啄起来。这鹰正是那只白翅雄鹰。白头饿极了……
  这天,五儿搂着白头,给它包扎伤口,白头在捕猎中负了重伤,生命危在旦夕。这时,干爹拎把刀向白头走来,要杀了它。五儿慌忙阻拦。
  白头一声悲鸣。这时一个黑影从天而来,叼起白头腾空而去。五儿认得,是那只母鹰。
  鹰贼握紧弹弓,伸手取出弹丸。五儿猛扑过去,鹰贼一脚把五儿踹开,弹丸流星而出。
  “嘎儿——”母鹰坠落在黑榆林里。“哈哈哈——”鹰贼狂笑,但这笑声又突然打住了。只见数百只老鹰横空而出,扑向鹰贼、鹰犬和众徒儿,又啄又抓。混战间,白头大叫一声,身毛奓开,扑向鹰贼……白头又飞向五儿,落入五儿的怀中,闭上了双眼。
  王文华摘自《童年的爆米花》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