猫狗之间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意林少年版2015年

我在西双版纳傣族村寨刚结婚时,村长就送了我一只白毛小母狗。妻给它起名为土白。
  结婚没几天,我就发现家里闹起鼠灾。土白不会爬墙,对总在房梁上闹腾的老鼠一点儿办法也没有。我只好到集市上买了一只小黄猫来养,妻因此给它起名黄旗。
  黄旗虽然出生还不满两个月,却已显出猫的威风,喵喵一叫,老鼠便闻风丧胆。
  黄旗和土白年龄相仿,很快就成了形影不离的伙伴。可三个月后,它俩之间的友谊出现裂痕。
  那天,黄旗趴坐在门槛上晒太阳,土白在门槛下玩一个小纸团。咕噜噜,咕噜噜,黄旗发出一串串有节奏的声响。随着黄旗发出一串串声响,土白终止了玩纸团的游戏,警觉地站起来,朝黄旗摆出一副扑咬的姿势。显然,它把黄旗的猫念佛误解为对自己的挑衅。我赶紧把它撵开,免得伤了和气。自此,它们大吵三六九,小吵天天有。
  猫和狗都热衷于向主人献媚邀宠。猫比较含蓄,狗热烈奔放,见到主人后高兴得要发疯。于是我和妻一进家门,每每先抱起土白,然后再注意黄旗。当一个生命深切地感受到不平等,仇恨便与日俱增。
  终于发生了惨案。那次我回到家,照例先亲近了土白。就在这时,黄旗迅猛地扑上来,张嘴就在土白的屁股上咬了一口,然后飞快地逃到屋顶上。从此以后,它们的矛盾白热化了。
 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我准备将它俩舍弃其一。就在我为保留谁为难时,黄旗出事了。
  这天,家里没人,黄旗因为撵一只老鼠,不小心掉进水缸,出不来。之所以做出如此判断,是因为水缸里同时泡着一只大老鼠。家里只有土白,当时它已临近分娩。也许它是听到惨烈的叫声才知道黄旗身陷绝境的,它狂吠数声,见无人搭理,便腆着大肚子,奔了两里多路,到田坝来找我。听到土白朝我发出的如泣如诉的吠叫,我意识到家里出事了,立刻跑回家。幸亏回去的及时,黄旗才得以从死神手中逃脱。
  黄旗肯定知道是土白救了它,因为一个星期后,它就用同样的热忱回报了土白。
  连续下了几天大雨,水库的水暴涨,冲毁大堤,把寨子淹了半米深。抢险救灾结束后,我才想起刚产下狗崽没几天的土白。
  我回到家,推开院门一看,狗窝早已被冲垮,却不见土白和狗崽的影子。我正纳闷,突然听见屋檐下两米高的柴堆上传来喵喵的猫叫声,循声望去,土白、黄旗和四只小狗崽,都在柴堆上。土白是没有能耐将四只小狗崽从院子的狗窝搬上柴堆的,显然,这是黄旗的功劳。
  这以后,每当黄旗趴卧在阳光下,惬意地眯起眼,发出猫念佛的声响,土白便一溜烟跑得远远的,不听为妙;每当土白热情洋溢地向我们撒欢,黄旗便扭过头去,来个眼不见心不烦。
  雨声摘自《儿童文学》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